2011年12月31日星期六

让民主教导巫统什么是文明和谦虚

20111229日,台湾的现任总统及2012年总统大选参选人马英九在苗栗市场拜票,不过,人潮太多,不小心撞到一旁的猪肉摊贩,让老板相当不悦,挥手赶人

这件新闻在中国大陆经过亲中的凤凰卫视播出后,马上在中国成为学者与网民的热议,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韩志国就在他的微博发表的“民主让领导人变得谦卑”一文来发表他的感想,这篇文章过后被转载2600多次,网民发文评论也高达300多个,中国网民纷纷发帖来评论

而在马来西亚,过去几周里,我们就有机会看到一场“降旗风波”。


就读于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的阿当阿迪于20111217日连同大约500名学生,从吉隆坡市中心的人权委员会总部,游行到巫统总部大厦,将有关学术自由的备忘录提呈给高教部副部长赛夫丁,也同时在大厦前降下了纳吉的旗帜,改以写着“学术自由”的旗帜取代。

根据报道,在降旗事件后, 阿当曾被指接获一些巫青团员通过网络和短讯的恐吓和骚扰,短讯中更恫言要对他在槟州家乡的父母不利,而其中一封简讯就写着,“阿当,地狱正在等着你!"因此阿当阿迪连同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于1219日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报案,不料却险遭一名不明男子的攻击

20111229日,阿当阿迪及20名学运份子今午北上槟城,欲前往言论广场陈述争取学术自由的诉求。40多名槟巫青团员一早在场“恭候”,基于安全考量,他们不得不改到槟首长办事处提呈备忘录

这两则新闻给了我们什么启示?答案是:一个谦虚和野蛮的比较。

郭鹤年在央视访谈里提到邓小平的谦卑,当然,这段访谈也显示了郭鹤年本人的谦卑;谦卑是件好事,能成就伟大事业的人,往往都有“谦卑”这成分。

怎样让领导人谦卑呢?就如韩志国所写的,民主让领导人变得谦卑,一个谦卑的领导人,能为一个国家带来什么?台湾的民主,过去曾经因为经常在议会里打架而成为全球人们的笑柄,可是,今天我们看看台湾的成就,我们就知道台湾走的路,是越来越正确了。经过政党轮替后,上个世纪一度操纵台湾命脉的中国国民党也变成了非常谦卑。

在我国,大家对3年前那句“我禁忌受挑战”(Saya pantang dicabar)是否记忆犹新?

2012年是个关键时期,诸位读者趁着回家过年时,千万要记得,影响身旁的亲朋好友,大家在下届大选换人做做看,让马来西亚的民主教教巫统和他们的走狗体会到谁是主人谁是僕人,也让马来西亚人民真正感受到制度制衡,更让那些野蛮的流氓知道什么叫文明和谦虚。

2011年12月27日星期二

别让历史不堪回首!

20111226日,英国人民打开圣诞礼物后听到的一段新闻,可能会令这一度是全球霸主的国家感到困窘的:“英国经济已经落后于巴西,而且很快就将被俄国和印度超越。”

据英国经济与产业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Economic and Business Research,简称CEBR)公布的年度全球经济体排名显示,英国成为全球第7大经济体,排在美国、中国、日本、德国、法国和巴西之后。

这篇BBC新闻引述专家的意见,英国经济不只已经落后于巴西,而且很快就将被俄国和印度超越。巴西、俄国、印度和中国这四个所谓的“金砖四国”经济增长迅猛,现在已经轻松地超越西方发达国家

什么是“金砖四国”?“金砖四国”这个词是高盛公司的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于2001年首次提出的。“金砖四国”(BRIC)引用了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英文首字母。由于该词与英文中的砖(Brick)类似,因此被称为“金砖四国”。

高瞻远瞩的奥尼尔,在11年前准确的预测了今天英国人的困窘。

20101214日,奥尼尔又提出了N11 Next Eleven,这N11指的是南韩、孟加拉、埃及、印尼、伊朗、墨西哥、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土耳其和越南。奥尼尔的看法不是他个人主观的意见,有着“新兴市场教父”之称的邓普顿资产管理公司基金经理马克·墨比乌(Mark Mobius)今年3也呼吁投资者关注这11个国家

看看吧,20年前,我们的邻居新加坡变成了亚洲四小龙之一,再过20年,曾经在我国当苦力或女佣的孟加拉人、印尼人、菲律宾人、越南人都能昂首阔步踏入全球新兴工业国的行列了,我们马来西亚呢?

我们马来西亚出产石油,可是,我们的汽油价格是石油国中最贵之一。我们马来西亚出产汽车,可是我们的车价却是世界第2贵的。别的国家养牛,需要的是广阔的草原,我们马来西亚养牛,却需要吉隆坡孟沙和新加坡乌节路的高级公寓。

为什么?答案是因为我们有巫统和他们身旁的走狗,其他国家没有;所以我们才有这类“奇迹”。“奇迹”确实能在这个国家是遍地开花,昨天,慕尤丁说:“国阵政府过去54年来精心建立的功绩就是国民团结。”如果是别的政客说这句话,倒是很难捉到他的痛处,可是这位曾经说过自己是“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的,竟然会说国民团结?奇迹吧?当然,更奇迹的是,竟然有媒体为这位“马来人优先“的政客漂白!

来到2030年,当我们看着孟加拉、印尼、菲律宾和越南的成就时,我们难道要历史不堪回首?2012年是换人做做看的时候了,历史是没有“如果”的,我们已经走到十字路口,再让巫统和他们身旁的走狗执政,我们就是走入历史的垃圾堆了!

有些事是只能做不能讲

上个月,由于业务上的需要,我和一群客户、供应商和同事们一起集餐。大家不谈公事,只谈家庭、文化、社会、治安、环保、经济、移民、人才外流、等等话题,最终谈到政治这题目,大家都异口同声说:“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政客永远都是最肮脏和无耻的!”

这句话有错吗?让我一一来解释。

我们就拿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今天的话来说吧。根据《马来西亚内幕者》的一篇报道,慕尤丁说没有人在国阵执政下受到边缘化(No one sidelined under BN。在这篇报道中,慕尤丁说纳吉政府是不看你的背景,宗教或种族的(“ Najib administration does not look at your background, religion or race”)

嗯,慕尤丁,你不是在20104月间说你是“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吗?还有呀,仅仅上个月,你不是说来届大选定夺马来人权力存亡所以你号召巫统全党投入圣战吗?你处处以马来人为先,这不是看种族、看宗教吗?莫非这“马来人优先”及“来届大选圣战”这些言论是以马来人的身份来说,而 《马来西亚内幕者》 的那篇言论是以副首相的身份来说?

也真难为了慕尤丁,原来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执政是如此辛苦,竟然需要双重人格。

其实,是不是受到边缘化,还轮不到你们这些政客来说话,我们别说兴都权益委员会( HINDRAF)的诉求,前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曾在2006向美国驻马大使馆政治部人员坦承:“ 马来西亚华裔被边缘化,只能获得一些‘剩菜’和‘面包屑'。”

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喜欢说:“华人已经掌控了大马经济,华裔富豪比土着富豪更多”。慕尤丁也说过他不介意由华裔控制国家经济。这些话,是真的吗?

如果大家还记得,2006年,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Public Policy Studies, CPPS)的林德义教授提呈的报告显示,截至2005930日,土著在马来西亚股市的7150亿元资金中,拥有45%股权或3250亿8000万元资本。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由中立的亚洲策略与领导机构(ASLI)设立,是以林德义教授为首的独立研究团体

当时的首相阿都拉巴达威避重就轻,指亚洲策略与领导机构的研究报告不正确,他进一步指出,该报告中指称政府关连公司(Government-linked Company,简称“GLC)是土著企业公司并不正确,因为这些公司并非土著所有,其营收会直接进入国库,利惠人民。

可是,我们要问一问社会各阶层的商家,政府和政府关连公司的采购政策是什么?什么是 Petronas Approved Vendor,什么是政府关连公司(例如:城市发展控股UDAProton国能TNBTelekom MalaysiaSime Darby、等等)的 Bumiputera Vendor Development Programme

今天,国阵政府通过国库控股(Khazanah)、Equinas、国民投资公司(PNB)、等等主权基金早就收购了很多华人企业。以前的银行(例如:合众、南方、等等)、汽车、很早就沦陷了,现在的房地产(例如:阳光(Sunrise)、实达建筑(SP Setia)、依恩奧( E&O))也相继被政府关连公司收购了,甚至是在宝利机构(Bonia)和亚洲文件机构(Asia File)里,国民投资公司都已经是最大股东了

变成了政府关连公司的华人企业,能避得开国阵政府推动的土著议程及Bumiputera Vendor Development Programme吗?

别再相信依布拉欣阿里及慕尤丁的“华裔控制国家经济论”了,这些话,是拿来给愚民听的。我们别说庞大的政府关连公司,请问,土著控制的Naza是否有上市?有谁清楚土著控制West Star是家什么公司

在台湾,政客有句名言叫“有些事是只能讲不能做,有些事是只能做不能讲”。这是指什么?说明了,就是说,和中国统一是只能讲不能做,搞台湾独立是只能做不能讲,这是官场潜规则!同样的,在这个国家,由华裔控制国家经济是只能讲不能做,边缘化非马来人是只能做不能讲,这也是官场潜规则!

网友们,下一届大选, 的选票将决定这个国家的前途,记得,千万记得,影响您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大家共襄盛举,一起来改变这个国家!



2011年12月24日星期六

“香港, 勝在有ICAC”

香港, 勝在有ICAC”, 这句连中国大陆,甚至是大马华人社会都耳熟能详的广告语,在香港早已街知巷闻。香港廉政公署是于 1974215日成立的,它独立于香港政府的架构,在英国殖民地其间,廉政专员是直接向香港总督负责,香港回归中国后,则是向行政长官负责。

香港廉政公署成立后4年左右的时间,香港警队内的贪污集团被彻底瓦解。有关政府人员的贪污举报比例逐年下降,由1974年的9成减至近年只占整体举报的3成。时至今日,香港公务员队伍更以廉洁和效率而著称

马来西亚反贪污局成立1967,比香港廉政公署早了7年多。如果我们的效率是香港一般,香港廉政公署在4年里办到的,我们应该早在1971年完成任务,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任务。

如果大家还记得,2010年有篇新闻,对于马来西亚人民对反贪污委员会缺乏信心,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布卡欣辩称,香港廉政公署成立迄今只有37年历史,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则只成立一年半个月。对自己成立的时间都搞不清,如何去应付那些贪官?

过去数月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养牛案”中,反贪污委员会起初表明此案应由警方处理,因为没有证据显示贪污成分。然而,在20111223日,反贪会出现大转折,宣布设立调查组

我想,就算我们不提赵明福案件,从“养牛案”这短短之间的大转折,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布卡欣就应该看出为什么民众对反贪污委员会缺乏信心。一件涉及马币2亿5000万元公款的案件,当初怎会如此敷衍了事?

网友们,是时候让马来西亚改朝换代了,只有政党轮替,行政才能独立,只有行政独立,才有监督能力。如果我们继续让巫统执政,别说韩国的经济超越我们、别说香港的反贪污超越我们,总有一天,连印尼的经济和反贪污都超越我们!

2011年12月19日星期一

一个政党假如不靠人民捐献来竞选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于20111218披露308大选迄今,马华的新党员人数高达35000人,平均每年新增超过1万人;退党人数只是区区的900蔡细历也说:“加入马华的高达35000多位,而且多是年轻人。”

年轻人?马华怎么突然间有了那么多年轻党员?

在此之前,蔡细历就曾经首开先河﹐由马华支部派发金钱给全国各地符合资格的马华党员。凡年龄超过60岁的马华党员﹐将领取100令吉﹔而有新生儿的马华党员﹐将领取200令吉。

不知这些年轻人是否符合资格?左问右问,身旁的年轻人就是没有一位马华的新党员,莫非有人加入了却不敢让人知道自己的党员身份?

英文有句谚语说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意思就是说凡事必有其动机,马华派钱的目的,相信大家都猜得到。话说回来,如果我们问下自己:

  • 这世界上,有哪个政党会公开发放金钱给党员?
  • 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政党党员是注重政治理念、政策落实呢,还是关注会长会否宣布发放红包?
针对各界的炮轰,马华当然可以说,槟州民联政府首开先河大阵仗派发乐龄选民100令吉回馈金,接着则是选民的200令吉宝贝计划,马华派钱给党员,何错之有?

其实呀,槟州民联政府派钱时,无论你是马华或民政,身份证一出,钱照拿,民联政府可否干涉?民脂民膏,发放给人民,那是理所当然。

马华呢?有人在网上为马华辩护,马华属下投资机构投资有方,尤其是英文星报的投资,每年带来几千万的红利,赚了一点钱分给老党员,何错之有?

有没有错?那得看我们是以马来西亚井底之蛙的角度来看呢,还是以国际惯例来看。东欧的东德、波兰、匈牙利等国家转型之后,对于前执政党党产的追讨立即展开。多数国家都是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统计极权时期的执政党资产,并还之于民。

知道马华早期和中国国民党的渊源,我们就难免要看看台湾。196061日,由雷震主编的《自由中国》杂志曾经撰文,“如果国民党硬把国库当作党库,乃至把国家当作一党私产,就是自绝于人民”。40年后,国民党果然断送江山。民进党执政后就成立“国民党不当党产专案小组”,并拟定《政党及其附属组织不当取得财产清查及处理条例》送入国会审议。当然,多年来,问题还是没解决,党产问题依然是国民党沉重的包袱。

台湾知名的评论家南方朔就曾经说过:“一个政党假如不靠人民捐献来竞选,那和公司有什么区别?这句话真的是一针见血!

2011年12月9日星期五

历史已经证明上一代选错了!

根据报道,巫统主席纳吉呼吁全民体味国阵骨干政党巫统的历史斗争,以期这个领导国家的政府能继续受到珍惜。纳吉说,当人们追溯历史之际,则会意识到巫统过去至今有多大的存在价值

其实呀,我建议纳吉去BFM 89.9 收听一段Podcasts,针对马来西亚的经济转型,韩裔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教授张夏准(Ha-Joon Chang)提出了他的看法。

如果纳吉太忙的话,就收听最后5分钟,张夏准教授说,30年前,马来西亚的人均GDP是韩国的3倍。今天,韩国的人均GDP是马来西亚的3倍!你说,一个头脑清醒的人,会不会意识到巫统的存在其实是对这个国家造成一种伤害?

巫统要捍卫的,真的是马来人的权益吗?30年里,韩国人从输我们3倍到赢我们3倍,巫统和它的走狗在捍卫什么?马来人的权益吗?根据巫统所说,马来人还是落后,还是需要“土著议程”(Bumiputra Agenda)、“扶弱政策”(Affirmative Action)、等等来扶持。

可是,莎丽扎家族的“养牛”计划就能让大家看清楚,巫统要捍卫的只是自己党内朋党的权益。

而另一个最佳例子,就是那个扶不起的阿斗:普腾(Proton)!最近,国库控股(Khazanah)又要出让普腾的股份了,这回森那美汽车、纳莎集团和现代-成功,都表明没有兴趣与普腾合作,只有多元重工业(DRB Hicom)对于与普腾的合作有些兴趣。可是,在这全球化的世界里,瑞典的富豪(Volvo)和紳寶(Saab)很早就变成了福特和通用汽車公司的资产,现在富豪(Volvo)却变成了中国人的公司,一间像普腾这种只凭保护政策生存的公司,我们需要吗?政府要保护的,恐怕是普腾的供应商!

如果我们再给国阵继续执政的机会,那么我们所做的,就是对不起下一代子孙。我们看看今天,韩国的三星智慧手机已经能够对美国苹果iPhone造成威胁,2020年后,我们的子孙可能会听到这样的报道,60年前,马来西亚的人均GDP是韩国的3倍,60年后,韩国的人均GDP是马来西亚的30倍!你说,你还要不要巫统和它的走狗继续执政?

2011年12月4日星期日

沉默是金,还是意味着同意?

在全国大选逼近之时,2011年的巫统党员大会当然少不了种族主义的言论。

最先开火的就是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他发表了题为《以民族生存为先:一场圣战》的演词时,抨击民主行动党反马来人、反回教、等等。这些话,对于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这根本就是毫无根据的抹黑,可是,平面媒体今年可“自律”了,当网络媒体刊登慕尤丁这些煽动性的演讲时,那些自称“情义至上”的报纸,就选择性漂白,美化了种族主义言论

巫统主席纳吉于2011123日在党大会上总结时,又再大打种族与宗教牌,警告全体巫统党员务必要团结备战,否则一旦巫统在大选败阵,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捍卫马来人、伊斯兰教与马来王室的权益。

巫统领袖年复一年的种族主义言论,真得叫他们身旁那些在捡面包屑的怨妇情以何堪?怨妇一个个不敢开口抨击巫统的种族主义言论,说得好听些,中文有句话叫“沉默是金”,可是说得难听呢,英文则把沉默意味着同意(Silence means consent)。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回应说,他从不害怕与民主行动党辩论伊斯兰刑法课题,我想,他当然不怕和民主行动党辩论,只是我很好奇,蔡细历敢不敢和慕尤丁辩论关于国阵是不是由巫统说了算?国阵是不是只在捍卫马来人和伊斯兰教的权益?

2011年11月30日星期三

要用我们的脑袋想一想!

20111128日,巫统主席纳吉在巫统国际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说:“ 国阵政府必须领导改革,聆听人民的声音和感受人民的脉搏,以免步阿拉伯之春的后尘。”

这段新闻仅仅才登了一天,网络上的读者,就读到了慕尤丁定义来届全国大选为巫统与马来人权力存亡的生死战,他更形容这将是一场为了宗教、民族与国家的“圣战”。

我们在平面媒体看到的,当然只有纳吉的话,慕尤丁的话,这些听话的媒体,哪里敢登?

在他的谈话中,纳吉也强调,国阵必须继续在下届大选掌控政权,否则將难以推动整体,即政治、经济和社会三方面的改革。其实,我们想想,历届巫统主席,例如:马哈迪和阿都拉,他们都没有得到人民的委托吗?

在马哈迪面对巫统分裂的时刻,是不是华人票扶了他一把?可是,马哈迪回报了什么?他实施了更多只惠及朋党的政策,边缘化了非马来人。

阿都拉的时代,非马来人难道没有鼎力支持吗?结果呢,我们看到这位被人取笑为“一名睡觉的首相”的巫统主席默许种族主义者在巫统大会耀武扬威。

别说以前的历史,摆在眼前的就是要我们用脑袋想一想,慕尤丁的话提醒了我们,巫统还是巫统,如果选民还让国阵继续在下届大选掌控政权,这个国家就没救了。

2011年11月26日星期六

国阵要改良的,最后都应被改革掉!

今天看到一段新闻,内容是指廖中莱的话,认为国人应支持和讚赏纳吉进行改革的勇气,因为纳吉在这几个月所进行的改革,比过去十多廿年所做的更大和更多,这包括全面检討和废除过时的法令

这句话非常很耐人寻味。

纳吉在197829岁时就被已经被委任为副能源、电讯与邮政部部长,成为马来西亚最年轻的副部长了。

过去30多年,在历届首相的内阁里,纳吉都有显赫的官职,他曾在联邦政府当了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长、国防部长、教育部长,直到2004年成为副首相。纳吉当了30多年的部长,而国阵一直标榜集体领导,照例说,如果他真的是非常能干,这改革又何必等到现在?难道纳吉当教育部长时,他就不能检讨大专法令第15条文以让大专生参政吗?

更何况,纳吉一共当了5年的副首相,难道这又说本国的第2号人物就不能推动改革吗?廖中莱是否在暗示,只有巫统的1号人物才有权力和份量去推动改革?而诸位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内阁部长们,都只能做个橡皮章或咖喱啡的角色?

如果我们说,巫统老大不改革,他的喽啰都噤若寒蝉,所以过去十多、廿年大家都没见到什么改革,那么马华的部长呢?马华的部长难道就不敢提改革吗?

为什么过去十多、廿年来,台湾、南韩、波兰、甚至是印尼都已经改革了,大家都没见到马来西亚有什么改革?偏偏来到现在他们才在谈改革?是不是709的集会已经告诉这些政棍,倒台是迟早的事了?

可是,国阵提议的改革甚至还不如军人掌权的缅甸!人家缅甸的和平示威法可以在集会5天前通知执法单位,马来西亚的示威法令在巫统老大下令检讨后仍然要求10天前通知执法单位!这是什么改革?比缅甸还不如的改革?

其实呀,以期等待国阵的“内部改良”,人民最好还是通过选票来改革。历史已经告诉我们,所谓的“内部改良”只是在苟且偷安。1百年前,那大清国在崩溃前还不是搞什么洋务运动、派什么五大臣出洋考察、谈什么立宪,结果?他们所要改良的,最后都被改革掉了。

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一失足成千古恨

最近在网络论坛里看了一段热腾腾的辩论。一群人反张晓卿的华文媒体,另一群人则支持。导火线是某人指责张晓卿垄断华文媒体和砍伐森林致富造成地球日益暖化,一位自称是网络文艺编辑的小妹妹义不容辞地在论坛里为张晓卿辩护。

在辩论中,有人引述一精彩的文章《夠了!‧EnoughIs Enough!。这篇文章是《星洲日报》针对《獨立新聞在線》的庄迪澎,文中提到了《星洲日报》在茅草行动中被令停刊5个月11天、《光明日报》被令停刊2个星期、《中国报》前总编辑庄宗南被令辞职,以及《中国报》总编辑张映坤被迫休假两个星期、等等历史。

作者强调《星洲日报》的“立场”,原文为:

作为讲求公正原则的媒体,国阵或纳吉等历任首相若做的好称讚一下,怎能被批评为向当权献媚呢?总不成,国阵政府从没做过一件好事?丁贤同事也曾称讚过民联政府,为甚麽庄大博士不说我们向民联献媚?

这句话引起了一些讨论。有人提到以下:

中文有句“一失足成千古恨”,人们一讲到汉奸走狗,汪精卫这个名字就肯定出口,如果用小妹妹和那篇《够了!》的观点,那汪精卫早年不是跟随孙中山一起革命吗?根据汪伪政权的历史观点,汪精卫政权以和平交涉的方式逐步取消各国在中国的租界,例如19433月与日本签约收回苏州、杭州、天津等八市的日本租界,7月收回上海法国租界,8月收回上海英国租界,十月宣布废除不平等的《中日基本条约》,要是时光倒流,小妹妹的逻辑就不是变成“总不成,汪精卫政权从没做过一件好事?”。


对,一失足成千古恨,在关键时刻选错立场就完了。


在我的眼中,郑丁贤写的文章不算什么,他是写《馬荷加尼》专栏,不是写新闻,而且郑丁贤写的文章从来都没上头条新闻,郑丁贤写的文章来为自己的新闻公正性辩护,我倒觉得好笑! 

讲真的,在目前的政治版图下,国阵政府还敢用以前的铁腕手段关掉中文报章吗?我的看法是不会,关掉报馆是政治自杀。

我想,没有 要求平面媒体反国阵,人民要的,是公正。对于经常阅读网络新闻的读者会发觉,关于莎丽扎家族动用政府贷款来购买豪华公寓这事情,人们在网上已经看了也谈了好多天,这平面媒体还不敢公开报道。这似乎跟他们口中“新闻学中所要求的平衡及公正报导”相去甚远!

庄迪澎批评平面媒体向国阵献媚并非空穴来凤,莎丽扎家族动用政府贷款来购买豪华公寓的新闻就是一个例子。在网络发达的今天,这些平面媒体的做法最终将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2011年11月12日星期六

凭实力还是凭势力?

这国家养牛中心弊端的发展可是非常精彩,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莎丽扎强调其家人是凭实力取得NFC养牛计划凭实力还是凭势力?

莎丽扎说:“反对党具政治议程,企图削弱巫统妇女组的斗志。”别慌,别慌,莎丽扎,农业及农基部长诺奥玛说过,只要这项计划经过公开招标或是“闭门招标”发放,即使批给部长家人又“何错之有”?更何况,揭发这件事情的是《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不是反对党,如果将总稽查司当成反对党,那就要起内哄了。

公正党总秘书兼马樟区国会议员赛夫丁说莎丽扎家族独资拥有的National Meat and Livestocks企业有限公司(简称NMLC)曾向国家养牛中心借款近980万令吉,购买一幢豪华公寓

别慌,别慌,莎丽扎,购买豪华公寓可以推动房地产,反正曹智雄一直说马来西亚的房价追不上新加坡和香港,你这980万令吉的豪华公寓肯定可以向曹智雄证明“马来西亚能”!更何况,凯里称钱放在银行回酬低,购买公寓为公司带来回酬也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

可是呀,莎丽扎,你要知道呀,这政府低息贷款是纳税人缴交的钱呀!是应该用来经济转型的呀!如果国家养牛中心的计划延误,为了国家经济,难道你作为国家领导班子,竟然不会将这些用不着的贷款还给政府充当其他发展用途吗?

你看看爱尔兰首富,房地产泡沫化,他也破产了! 你将纳税人的钱拿来买豪华公寓,要是房地产泡沫化,你拿什么来还政府呀?

更何况,纳税人缴交的钱,是用来发展国家和造福人民的,你的家族却拿来买豪华公寓享福!在国外,这种事情是污点,要面对选民的政治人物是绝对不敢作的!喔,我倒忘了,你是不需面对选民的,输了大选还有后门作部长,何足为惧?

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蜀中无大将, 廖化当先锋

民政党批评,槟州政府的房屋政策已显然错摆方向,增加土地税、发展税与转换用途费,造成了如今槟州屋价失控的局面。这令我想起了那句“ 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 ”的成语,即将要泡沫化的民政党,真得是败落到连一个像样的枪手也没了。


如果槟州政府的房屋政策造成屋价失控,那么国阵中央政府的政策又造成什么呢?


过去3年来,房价涨得太快的地方,何止是槟城一州?亚洲各国,从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到马来西亚,哪个城市的房价不涨?民政党为何不去问问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的曹智雄?


1)曹智雄在20108指出,大马房地產不会出现经济泡沫的局面,房地產价格上涨是因为大部份国民都有储蓄的习惯,当储蓄存款达到一定数目时,他们会利用一部份储蓄购买房地產作为投资。


220114月,曹智雄再度斩钉截铁说:“哪来的泡沫化?”他最强稳的根据是,我国屋价过去10年才上扬了37%,与其他区域国家的走势相距太远,就连新加坡和香港,我们也追赶不上。


3201110月,曹智雄再度强调马来西亚的地产业明年不太可能会出现泡沫。他的见解是:若说房地产活动放缓是产业泡沫的先兆,发展商就不会继续推出更多房地产发展计划。事实上,2011年是房政部发出最多售屋广告和销售准证给发展商的一个年头。


什么是房地產泡沫?房地产泡沫是快速的房地产增值,最后价格到了相对收入太高的一个位置。依据“房屋负担能力指数”,即某个地区的房价中位数,除以该地民众年收入中位数所得到的倍数,马来西亚人平均不吃不喝要用 9 年薪水才买得到房子,这比国际平均数 5 高很多。


早在2010年,马来西亚经济研究院就曾经批评纳吉政府在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解决家庭高负债(High Household Leverage)以及压制房地产投机的问题马来西亚经济研究院强调我国的家庭债务水平已偏高。


2011年,房地产领域分析师认为,本地家庭累积债务对金融资产比例(Aggregate Household Debt to financial assets)高达238%的水平,已经无法提供一个可靠的缓冲区,因为当高价资产碰上通货紧缩的环境下,随时可能陷入快速贬值的窘境,造成直接的投资损失。


国阵中央政府的房屋政策恐怕已经造成更可怕的房地產泡沫!

2011年11月5日星期六

新科技的力量

虽然我写文章时很喜欢引述报章的新闻并提供网页链接,然而,在经历了201179日的《Bersih 2.0》事件后,加上看了《中国报》在当天晚报的标题“说好的和平呢”后,我已经减少购买马来西亚的中、英文报纸。

纳吉公布《2012年财政预算案》后,在看了国阵里面那些政棍阿谀奉承的言论后,我就更加相信我无须花钱来看这些垃圾!为什么?因为,我质疑这些报章的公信力及编辑的公正性。新闻有如中国大陆《人民日报》的模型,只有对当权者的歌功颂德,没有实际的分析。

《星洲日报》经常转载南方朔的评论,南方朔是台湾出名的评论家,他的理念是当个永远的反对派。民进党执政时,南方朔对陈水扁多加批评。马英九当了总统后,他也积极批评国民党的政绩。

《星洲日报》刊登南方朔的文章令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笑话:

冷战时期,有位美国人在德国酒吧里碰见了一位苏联人,他们两个人针对美苏两国的政治制度、社会、自由、人权、等等展开辩论。美国人为了夸耀自己国家的自由说了:“我们美国人可以在美国白宫前面公开骂美国总统!” 苏联人不甘示弱,他说:“这有什么希奇?我们苏联人也可以站在克里姆林宫前骂美国总统!”

《星洲日报》刊登南方朔批评台湾政治的文章,对我们有什么影响?重要的是马来西亚政治,为什么《星洲日报》就不敢借鉴南方朔的做法,公开指名道姓批评马来西亚的执政者?在马来西亚刊登批评台湾执政当局的文章,自己却不敢公开在马来西亚批评纳吉昏庸的政策,这不就像苏联人可以站在克里姆林宫前骂美国总统那一般笑话?

在没有任何购买任何报章之后,我就提升了互联网的配套,以更快的速度来浏览网上的资料。果然不出我所料,网络才是真相的来源。例如说,今天我读到5警殴打手机店雇员的新闻,到Youtube一看,


天呀,这是什么执法行为?若不看标题,我还以为是抢劫手机店的片段!

当然,网络千奇百巧,我们要懂得分析,像巫统和马华那些枪手的帖文,看了简直是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

2011年11月1日星期二

天地有正气

20111024日,香港终审法院就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的遗产归属案驳回了原审败诉方陈振聪的上诉许可,这个判决意味着受香港各阶层所关注的千亿遗产案终于画上句号。

这起轰动华人世界的遗产争夺案从曾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亚洲女首富的龚如心病逝开始,陈振聪忽然现身声称自己是龚如心巨额遗产的唯一受益人。为了龚如心的千亿遗产,陈振聪一方在上诉庭中不惜公开龚如心与陈振聪的亲密录像片段;整个官司的发生过程,虽然有很多八卦的情节,但对整个香港社会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去了解社会公正、道德和伦理。8个月前,华懋集团掌舵人龚仁心曾在上诉法庭中的判决后说了一句“天地有正气”。

好一句“天地有正气”!

20111031日,马来西亚上诉庭裁决,大专法令中允许国立大学向学生采取纪律行动的第155)条文,已经违反了宪法和言论自由。这是自23年前马哈迪开除三法官后,我们唯一可以感到稍微有点“正气“的法院判决。

然而,另一方面,国阵的农业及农基部长诺奥玛承认,总值7364万令吉的国家养牛中心计划,是由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莎丽扎的丈夫与3名孩子所拥有。诺奥玛辩称,只要这项计划经过公开招标或是“闭门招标”发放,即使批给部长家人又“何错之有”?

凡是在跨国公司工作的民众都知道,利益冲突(Conflict of Interest)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防止利益冲突被认为是维护清廉及预防腐败的重要措施。许多跨国公司,例如:壳牌(Shell)每年都会要求员工签署包括利益冲突声明的壳牌合规方案(Shell Compliance Programme)。

国阵经常号称集体领导,并多次声明国阵内阁是集体领导的内阁,那么,内阁成员家族涉及政府计划,而且是被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抨击为“一团糟”的计划,这集体领导及利益冲突又如何解释呢?

近年来,“利益冲突”也从私人企业陆续蔓延到国家行政上,在美国和欧洲等等国家引起了广泛关注,关于利益冲突的条款也写进了国家法律和法规。一些英联邦国家以及欧洲国家都对利益冲突作出明文规定,而美国也将之列入刑事法典中。

我们能期待国阵政府对利益冲突作出明文规定吗?答案已经是非常清楚,诺奥玛都说了:“何错之有?”

选举委员会(EC)声称他们已经为明年年初进行第13届大选做好准备各位选民们,让我们也做好准备,别让上诉庭那一点“正气”消失,我们要让生活在马来西亚这块土地的人们也感觉到天地在哪里都有正气!

2011年10月29日星期六

谁是国阵政府最大的债主?

纳吉在国会提呈的2012年財政预算案内容中,包括了国内僱主须为月入5千令吉或以下的员工缴纳的公积金从现有12%提高到13%,这似乎为许多低收入的家庭来说,是件好消息。然而,如果我们深入研究一般,恐怕会发觉许多令人没想到的事情。

首先,我们先问问“受益”的民众,这格外的1%的公积金是交到谁的手里?答案很简单,当然是交给了公积金局。而公积金会员又是什么时候可以提取这些钱呢?我想,除非他们在购买房屋时提前领取,否则就要等到退休了。所以,在2012年后,公积金的现金来源就增加了。

那么公积金局如何运用这些钱呢?我们就得研究《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截至去年1231日,公积金局在无须担保前提下,发出13总值达551亿令吉的贷款给借贷者;其中62亿4000万令吉是贷款予两家非政府子公司的公司Assets Global Network Valuecap 私人有限公司

公积金局有1 290 万名会员,这就是说,Assets Global Network Valuecap 私人有限公司欠了每位会员483令吉。先说说Valuecap这家公司,我们别谈3年前的新闻,就问问为什么公积金局既能直接投资吉隆坡股市,为什么还需借钱给Valuecap去“投资”?而最大的问题是,我们都没法知悉Valuecap到底投资在哪家公司!

魏家祥表示,政府虽然欠下4千余亿令吉债务,但外债只有160亿或占总债务的4%,因此指我国会面对破產,是杞人忧天的说法。而政府欠下的內债是3900多亿令吉,佔了总债务的96%,这种情况和希腊、美国及英国等不同,因此指责国家会破產,只是反对党攻击国阵的伎俩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美国和希腊吧。谁是美国最大的债主?答案是中国、日本和英国。尽管美国债务危机和主权债信被标普历史性降级,中国继续增持美国的国债为什么?因为中国认为在美投资是安全的,而且,虽然美国经济面临调整,却始终是强劲的。

而希腊最大的债主是法国和德国。法国和德国能眼睁睁看着希腊破产而拖累整个欧元区吗?答案当然是不能,所以欧盟与银行之间达成协议,允许对希腊债务减记50%由于持希腊债券的欧洲银行将接受减记50%的命运,这意味着这些银行必须因风险提升而补充自身资本金。

魏家祥说国阵政府欠下3900多亿令吉內债,谁是国阵政府最大的债主?会不会是公积金局呢?如果是的话,有一天国阵政府破产,公积金会员能否像中国继续增持美国国债那般支持国阵政府呢?或者说,公积金会员能否像欧盟银行那般允许对国阵政府债务减记50%公积金会员又如何补充自身的资金呢?

魏家祥说国家破产是杞人忧天,首先,他先该问问首相署部长兼绩效管理与交付组(PEMANDU)行政总裁依德利斯嘉拉(Idris Jala)是不是“杞人”,再问问他为什么发明了“反对党攻击国阵的伎俩”?接着问问自己,谁是国阵政府最大的债主?

而我们作为合格的选民该问的是:像魏家祥这类政治人物是否还该继续执政?

2011年10月25日星期二

以选票开启马来西亚的新时代

近几天来,国内外都有许多大新闻。对于能够在城市地区接触到网络信息、关心国家大事及能够独立思考的人士来说,如果连贯这些新闻,我们就可以想象马来西亚的前途将会是什么,而我们逼切需要的又是什么行动。

1件大新闻是国内的《2012年度财政预算案》,为了选举考量,国阵政府提呈了高达2328亿马币的拨款,“出手阔绰”地大派糖果给公务员及人民。然而,国阵政府估计2012年的总收入只有1869亿令吉。这比拟一个每月赚取1869令吉的工人,却需要花费2328令吉去维持日常生活,简单的数学已经告诉我们这是什么意义

2件新闻是马来西亚的国债,仅仅是为了偿还国债的利息及费用,国阵政府一年就用上204亿令吉。马来西亚有1200万劳动人口,目前只有170万人缴税,随着国债冲上4070亿令吉,平均每个纳税人是该负担239千令吉,这是何等重负

3件新闻是《2010总稽查司报告》,年年揭露众多弊端的报告今年也没有令人感到意外,政府部门以5万令吉购入价值1940令吉的望远镜、部长丈夫卷入2.5亿养牛弊案首相署7亿扶贫逾半计划失败、等等罄竹难书的弊案和浪费,在没有问责文化的制度下,一直在重蹈覆辙。

4件新闻是国外的希腊示威。为了得到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欧洲央行的新一轮援助,希腊政府施行紧缩措施,包括削减工资和养老金、裁减公务员和公共部门的职工、下调个税起征点、等等。于是,希腊全国最大的两个工会因此发出通知,要在105号和19号举行两场全国性的大罢工。而1022日,希腊全国举行了最大的示威游行。全国各地公交系统举行了24小时的罢工,全国的公共交通,包括地铁、大巴、有轨电车、火车等等都陷入瘫痪。

在现代社会,债务的确是难免的,就像普通百姓要买地产或汽车也得贷款,国家要发展也是需要贷款。然而,对于任何一个负责的政府来说,对付债务还是需截流及开源、等等手段。可是,如果这些手段是留到最后阶段,后果将是希腊的结局。以目前国阵的作风来说,昏庸无能的执政者,恐怕还在考虑下届大选的结果,国家前途相信根本不在他们的议程之内。

来到21世纪,我们看到了长期在利比亚施行铁腕统治的卡扎菲被起义的人民推翻,我们也看到新加坡的李光耀在大选失利后立即辞去内阁资政的职位,21世纪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许多无法想象的政局都发生了。

选民们,别等到希腊的结局了,记得用我们的选票在下届大选开启马来西亚的新时代,让国阵和他们同龄的阿拉伯独裁者一样进入历史。

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

谁在典当国家的前途?

针对世界银行批评实行种族性“固打”入学政策及政治干扰而造成马来亚大学水准落后的新闻,高教部署理秘書长拿督罗哈妮阿都拉(Datuk Rohani Abdullah回应说大学排名并非目前最优先的事项,她说马来西亚目前仍在挣扎如何提供高等教育,因此国家议程比排名的评估条件更重要。

道理似乎说得很好听,若是50年前讲这些话,或许民众善罢甘休,可是,如果现在是以这种道理来说,那么国阵当局为何却那么热衷于“马来西亚能”(Malaysia Boleh)这些活动呢?

12007年,马来西亚首;位太空人锡慕查化升空了2010年,科学、工艺与革新部长麦西慕披露新出炉的《第十大马计划》将涵盖第二名太空人的计划

22011年财政预算案,纳吉提议建造百层摩天楼Wawasan Merdeka

拿督罗哈妮阿都拉,你说说,政府花在太空计划及百层摩天楼的经费,为何比提供优质高等教育更重要?


更何况,如果国家议程比排名的评估条件更重要,为什么你们又要参与QS排名榜呢?你们这些官员说话会不会用脑袋?
 
别把人民当傻瓜了,如果是无能,国阵这些高官就下台,别为了自己的饭碗而典当国家的前途。

2011年10月17日星期一

国阵政客的驼鸟作风

20114, 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布了一份报告,根据调查,导致马来西亚人才外流的三大原因之一就是社会不公平(Social Injustice)。根据这份报告,截至2010年为止,分散在外国的马来西亚人保守估计高达100万人,其中有三分之一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技能人才

其实,这种现象在民间都已经是众所周知,华文报章也经常刊登这类新闻,世界银行的报告也不过是通过统计学的方式来证实了民间的看法。

针对这份世界银行报告,巫统主席纳吉就驳斥说2010年进入我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增至90亿美元,反观2009年只有14亿令吉。他的意思大概是说尽管人才流失,马来西亚还是一样能吸引外资。

不过,明白FDI的人知道,公开资料已经显示,马来西亚在2009年资金流出达79亿美元,2010年更是高达133亿美元,纳吉要给人看到的,就是“好”的一方面而不是完整的事实;这就像一个人只说他每年有9万令吉现金流入,可是却没告诉你每年的现金流出却是13万令吉。

6个月后,这世界银行又出了一份报告,实行种族性“固打”入学政策及政治干扰是造成马来亚大学水准落后的两大原因。国阵政客如何反应这类报道,我看诸位读者大概都可以猜到了。国阵这些大人物还是别开口,免得又给我们嘲笑他们的水准。

为什么我们会嘲笑这些国阵政客呢?世界银行的报告也不是什么大新闻了,不久前,2011年度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特刊》的全球首400名大学排名榜中,没有任何一所来自马来西亚的大学上榜。高等教育部长拿督斯里卡立诺丁怎样反应?他说,因为我国大学没有报名接受评估,所以并非落在榜外,原来如此,果然有自知之明。

世界银行告诉我们,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和马来亚大学本是同根生。可是在分隔后,我们看到的却是:一间现在是《泰晤士高等教育特刊》世界排名第40,另一间则是有自知之明而没有“报名接受评估”。

国阵的政客可以继续像驼鸟般把头藏在沙里,可以再度去驳斥世界银行,甚至可以质疑为什么世界银行的职员总是吃饱没事做。可是,各位读者,马来西亚还有50年时间来给这些政客消耗吗?拿起你的勇气来,在下一届大选中改朝换代,让巫统和他们的傀儡一起去荷兰吧!否则,不只我们的大学不敢报名接受评估,将来我们走出去看世界也抬不起头来了!

2011年10月13日星期四

网络的力量:呈现真相

网络的力量,在709 Bersih 2.0》以及最近马青大会亮丽女青年“人肉搜索”后,的确让人令眼相看。

昨天,有位朋友介绍了 Lowyat 论坛的一个主题,发觉所谓的地产百万富翁,竟然涉及欺诈公众。而这位所谓的专家,却经常在平面媒体曝光

传统传媒(例如:报章)的作用至关重要,它具有强大的宣传作用,通过传统传媒来传播信息,往往可以使读者模糊了所谓的公信力,而这就是为什么执政党和政府要控制报章,因为报章可以引导读者往错误的方向前进。同样的原理,所谓的“专家”也是通过这种手段来达到目的

当网络揭穿了骗局,报章永远都不会认错。所以,奉劝各位读者,切莫贪,这世界有无数所谓的“专家”,他们懂得运用平面媒体来自我宣传。在报纸上看到的人物,不一定就是好人。

2011年10月12日星期三

政党轮替才能去除改革阻力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民主和经济事务研究机构(IDEAS)首席执行员旺賽夫表示国内既得利益者抗拒经济自由化政策,若纳吉要去除改革阻力,那么他本身就必须确保巫统和国阵能够赢得一场大胜,否则这些政治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将会继续阻拦我国的改革努力

旺賽夫真会开玩笑,谁是政治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不就是巫统里头的“政治军阀”、派系山头、“重要幕僚”、等等朋党吗?如果让巫统和国阵再赢得一场大胜,那就是马来西亚的悲哀了。

大家应该还记得那位成功摆脱蒙古女郎炸尸案的阿都拉萨(Abdul Razak Baginda)吧?他的妻子前推事玛兹林达Perimekar 公司的董事之一,Perimekar在马法潜艇军购案中,被指扮演中介人的角色。在这个过程,该公司囊获5亿3480万令吉的酬劳。读者自己想想,一个前推事,她的专业是什么?她又怎能在这宗潜艇军购案是扮演什么角色?如果你是Perimekar 公司的董事之一,靠着马来西亚政府这位唯一的顾客,你会赞成经济自由化,国防采购自由化吗?何况,大家要记得, Perimekar 是在哪一位国防部长的任内得到政府合同?

纳吉的本色是什么? 转型也!去年2011年预算案,他说今后马来西亚经济是私人界领军,官联公司将会转为支援私人领域。结果是1年后,官联公司收购3间华人地产商。更糟糕的是,根据最新公布的《2011年世界经济自由报告》,马来西亚在140个国家当中的排名微跌一级,从去年第77名退至今年第78名,马来西亚在“政府企业和投资”次领域中只是取得零分,因为我国经济存在大量的官联公司

从历史角度来看,在历届大,如果国阵大胜,遭殃的就是国家、社会、经济、等等。别的不说,就拿阿都拉来说,他在2004年大选前,不是承诺维护全民权益吗?回溯2004年,国阵在华文报章刊登动人的广告,许诺“继续打击贪污”、“维护母语教育”、“我们要一个廉洁的政府”、“一切透明化”、“减少官僚作风”、“提升警察部队的效率”、等等。很讽刺的,过去7年,这些承诺似乎都随阿都拉的相位消失了。当初,阿都拉的诺言是什么?“我是全民的首相,我将维护每一个种族的利益。”结果呢? 当巫青大会,希山慕丁巫青大会上ഃ0;马来短剑,巫青代表发表种族主义的言论时,这位“全民首相”跑到哪里了?

过去10年,台湾、南韩、日本的政治情势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政治改革都只能透过政党轮替。在台湾,如果当年陈水扁没有胜选,台湾的军队里还是党指挥枪,国民党的教官还是驻扎在军队里。如果没有陈水扁的胜利,台湾经济、司法、行政资源、都完全还是国民党的党国时代,人民任国民党内的既得利益者鱼肉。民进党后来也是变成和国民党一般贪污腐化,然而,台湾人民只须通过“政党轮替”这机制就可以将民进党赶下台,而陈水扁也沦为阶下囚。

所以说,旺賽夫建议让纳吉大胜来去除改革阻力的说法,在历史观点来说是站不住脚的。选民们,摆在我们眼前的选择只有一个,我们只有借鉴亚洲许多国家民主化的里程,让改朝换代将巫统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和围绕在他们身旁捡面包屑的人连根拔起,这才能完成人民的愿望,将国家带入先进国。

2011年10月11日星期二

国阵政府“人才”的水准

2009年11月5日,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兹米卡立在《PKFZ听证会会议》质问巴生港务局前总经理拿汀巴杜卡冯惠珠为何没有在巴生港口自由区计划上进行现金流动预测,结果他发觉,原来毕业自英国克兰菲尔德大学的拿汀巴杜卡冯惠珠,竟然对现金流动管理(Cash Flow)一无所知

2011年10月10日,在前交通部长与马华公会前会长林良实被控欺骗内阁案中,这些巴生港務局前總經理再度承认,她不知道什么是债券,而且,连她的项目会计师也不懂什么债券(Bond)!

够刺激吧?如此高级的公务员,在不知道什么是现金流动预测及债券下,竟然会被委任为巴生港务局总经理这个职位,而且被授权签署买卖合约,甚至可以以口头指示支付2176万令吉,你看看,当官竟是如此容易。

马华说要吸纳人才为广大的选民服务,马青甚至怀疑网络上有阴谋阻止“美女”参与马青及马华。其实,PKFZ这案件就告诉我们,马华提拔的“人才”,甚至是国阵里的“人才”,到底是什么水准。

马来西亚法律给予国民自由参政,无论什么职业,只需拥有公民权,众人就要尊重美女的政党选择。职业确实是不分贵贱,可是人格却是有分贵贱。当然,做贱自己的人格,也不见得是件罪恶。例如说:电影《色戒》里的生活原型人物郑苹茹,为了刺杀汉奸而不惜牺牲自己,对于这类人,我们还是要萧然起敬。

如果说,林冠英、郭素沁、潘俭伟、等等精英要加入马华而有人不惜牺牲自己人格去破坏,对于这种人,我还是萧然起敬。可是,以我的观察,林冠英、郭素沁、潘俭伟这些精英都是有骨气的人才,我相信没有人需要去牺牲自己人格。

我们再看看贸消部在今年6月份推介的查物价网站http://www.1pengguna.com/吧,据悉该网站将每天更新任何价格变动,且由1200来自名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事务部的官员监督,以确保参与的商家以合理价格出售物品。从7月到10月,这网站有些什么活动?大家不妨去看看。

2012年财政预算,国阵政府要给130万公务员加薪、花红、退休金、等等,而在公开的资料,我们就看到了国阵政府“人才”的水准。没公开的,又有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