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1日星期六

让民主教导巫统什么是文明和谦虚

20111229日,台湾的现任总统及2012年总统大选参选人马英九在苗栗市场拜票,不过,人潮太多,不小心撞到一旁的猪肉摊贩,让老板相当不悦,挥手赶人

这件新闻在中国大陆经过亲中的凤凰卫视播出后,马上在中国成为学者与网民的热议,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韩志国就在他的微博发表的“民主让领导人变得谦卑”一文来发表他的感想,这篇文章过后被转载2600多次,网民发文评论也高达300多个,中国网民纷纷发帖来评论

而在马来西亚,过去几周里,我们就有机会看到一场“降旗风波”。


就读于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的阿当阿迪于20111217日连同大约500名学生,从吉隆坡市中心的人权委员会总部,游行到巫统总部大厦,将有关学术自由的备忘录提呈给高教部副部长赛夫丁,也同时在大厦前降下了纳吉的旗帜,改以写着“学术自由”的旗帜取代。

根据报道,在降旗事件后, 阿当曾被指接获一些巫青团员通过网络和短讯的恐吓和骚扰,短讯中更恫言要对他在槟州家乡的父母不利,而其中一封简讯就写着,“阿当,地狱正在等着你!"因此阿当阿迪连同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于1219日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报案,不料却险遭一名不明男子的攻击

20111229日,阿当阿迪及20名学运份子今午北上槟城,欲前往言论广场陈述争取学术自由的诉求。40多名槟巫青团员一早在场“恭候”,基于安全考量,他们不得不改到槟首长办事处提呈备忘录

这两则新闻给了我们什么启示?答案是:一个谦虚和野蛮的比较。

郭鹤年在央视访谈里提到邓小平的谦卑,当然,这段访谈也显示了郭鹤年本人的谦卑;谦卑是件好事,能成就伟大事业的人,往往都有“谦卑”这成分。

怎样让领导人谦卑呢?就如韩志国所写的,民主让领导人变得谦卑,一个谦卑的领导人,能为一个国家带来什么?台湾的民主,过去曾经因为经常在议会里打架而成为全球人们的笑柄,可是,今天我们看看台湾的成就,我们就知道台湾走的路,是越来越正确了。经过政党轮替后,上个世纪一度操纵台湾命脉的中国国民党也变成了非常谦卑。

在我国,大家对3年前那句“我禁忌受挑战”(Saya pantang dicabar)是否记忆犹新?

2012年是个关键时期,诸位读者趁着回家过年时,千万要记得,影响身旁的亲朋好友,大家在下届大选换人做做看,让马来西亚的民主教教巫统和他们的走狗体会到谁是主人谁是僕人,也让马来西亚人民真正感受到制度制衡,更让那些野蛮的流氓知道什么叫文明和谦虚。

2011年12月27日星期二

别让历史不堪回首!

20111226日,英国人民打开圣诞礼物后听到的一段新闻,可能会令这一度是全球霸主的国家感到困窘的:“英国经济已经落后于巴西,而且很快就将被俄国和印度超越。”

据英国经济与产业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Economic and Business Research,简称CEBR)公布的年度全球经济体排名显示,英国成为全球第7大经济体,排在美国、中国、日本、德国、法国和巴西之后。

这篇BBC新闻引述专家的意见,英国经济不只已经落后于巴西,而且很快就将被俄国和印度超越。巴西、俄国、印度和中国这四个所谓的“金砖四国”经济增长迅猛,现在已经轻松地超越西方发达国家

什么是“金砖四国”?“金砖四国”这个词是高盛公司的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于2001年首次提出的。“金砖四国”(BRIC)引用了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英文首字母。由于该词与英文中的砖(Brick)类似,因此被称为“金砖四国”。

高瞻远瞩的奥尼尔,在11年前准确的预测了今天英国人的困窘。

20101214日,奥尼尔又提出了N11 Next Eleven,这N11指的是南韩、孟加拉、埃及、印尼、伊朗、墨西哥、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土耳其和越南。奥尼尔的看法不是他个人主观的意见,有着“新兴市场教父”之称的邓普顿资产管理公司基金经理马克·墨比乌(Mark Mobius)今年3也呼吁投资者关注这11个国家

看看吧,20年前,我们的邻居新加坡变成了亚洲四小龙之一,再过20年,曾经在我国当苦力或女佣的孟加拉人、印尼人、菲律宾人、越南人都能昂首阔步踏入全球新兴工业国的行列了,我们马来西亚呢?

我们马来西亚出产石油,可是,我们的汽油价格是石油国中最贵之一。我们马来西亚出产汽车,可是我们的车价却是世界第2贵的。别的国家养牛,需要的是广阔的草原,我们马来西亚养牛,却需要吉隆坡孟沙和新加坡乌节路的高级公寓。

为什么?答案是因为我们有巫统和他们身旁的走狗,其他国家没有;所以我们才有这类“奇迹”。“奇迹”确实能在这个国家是遍地开花,昨天,慕尤丁说:“国阵政府过去54年来精心建立的功绩就是国民团结。”如果是别的政客说这句话,倒是很难捉到他的痛处,可是这位曾经说过自己是“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的,竟然会说国民团结?奇迹吧?当然,更奇迹的是,竟然有媒体为这位“马来人优先“的政客漂白!

来到2030年,当我们看着孟加拉、印尼、菲律宾和越南的成就时,我们难道要历史不堪回首?2012年是换人做做看的时候了,历史是没有“如果”的,我们已经走到十字路口,再让巫统和他们身旁的走狗执政,我们就是走入历史的垃圾堆了!

有些事是只能做不能讲

上个月,由于业务上的需要,我和一群客户、供应商和同事们一起集餐。大家不谈公事,只谈家庭、文化、社会、治安、环保、经济、移民、人才外流、等等话题,最终谈到政治这题目,大家都异口同声说:“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政客永远都是最肮脏和无耻的!”

这句话有错吗?让我一一来解释。

我们就拿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今天的话来说吧。根据《马来西亚内幕者》的一篇报道,慕尤丁说没有人在国阵执政下受到边缘化(No one sidelined under BN。在这篇报道中,慕尤丁说纳吉政府是不看你的背景,宗教或种族的(“ Najib administration does not look at your background, religion or race”)

嗯,慕尤丁,你不是在20104月间说你是“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吗?还有呀,仅仅上个月,你不是说来届大选定夺马来人权力存亡所以你号召巫统全党投入圣战吗?你处处以马来人为先,这不是看种族、看宗教吗?莫非这“马来人优先”及“来届大选圣战”这些言论是以马来人的身份来说,而 《马来西亚内幕者》 的那篇言论是以副首相的身份来说?

也真难为了慕尤丁,原来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执政是如此辛苦,竟然需要双重人格。

其实,是不是受到边缘化,还轮不到你们这些政客来说话,我们别说兴都权益委员会( HINDRAF)的诉求,前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曾在2006向美国驻马大使馆政治部人员坦承:“ 马来西亚华裔被边缘化,只能获得一些‘剩菜’和‘面包屑'。”

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喜欢说:“华人已经掌控了大马经济,华裔富豪比土着富豪更多”。慕尤丁也说过他不介意由华裔控制国家经济。这些话,是真的吗?

如果大家还记得,2006年,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Public Policy Studies, CPPS)的林德义教授提呈的报告显示,截至2005930日,土著在马来西亚股市的7150亿元资金中,拥有45%股权或3250亿8000万元资本。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由中立的亚洲策略与领导机构(ASLI)设立,是以林德义教授为首的独立研究团体

当时的首相阿都拉巴达威避重就轻,指亚洲策略与领导机构的研究报告不正确,他进一步指出,该报告中指称政府关连公司(Government-linked Company,简称“GLC)是土著企业公司并不正确,因为这些公司并非土著所有,其营收会直接进入国库,利惠人民。

可是,我们要问一问社会各阶层的商家,政府和政府关连公司的采购政策是什么?什么是 Petronas Approved Vendor,什么是政府关连公司(例如:城市发展控股UDAProton国能TNBTelekom MalaysiaSime Darby、等等)的 Bumiputera Vendor Development Programme

今天,国阵政府通过国库控股(Khazanah)、Equinas、国民投资公司(PNB)、等等主权基金早就收购了很多华人企业。以前的银行(例如:合众、南方、等等)、汽车、很早就沦陷了,现在的房地产(例如:阳光(Sunrise)、实达建筑(SP Setia)、依恩奧( E&O))也相继被政府关连公司收购了,甚至是在宝利机构(Bonia)和亚洲文件机构(Asia File)里,国民投资公司都已经是最大股东了

变成了政府关连公司的华人企业,能避得开国阵政府推动的土著议程及Bumiputera Vendor Development Programme吗?

别再相信依布拉欣阿里及慕尤丁的“华裔控制国家经济论”了,这些话,是拿来给愚民听的。我们别说庞大的政府关连公司,请问,土著控制的Naza是否有上市?有谁清楚土著控制West Star是家什么公司

在台湾,政客有句名言叫“有些事是只能讲不能做,有些事是只能做不能讲”。这是指什么?说明了,就是说,和中国统一是只能讲不能做,搞台湾独立是只能做不能讲,这是官场潜规则!同样的,在这个国家,由华裔控制国家经济是只能讲不能做,边缘化非马来人是只能做不能讲,这也是官场潜规则!

网友们,下一届大选, 的选票将决定这个国家的前途,记得,千万记得,影响您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大家共襄盛举,一起来改变这个国家!



2011年12月24日星期六

“香港, 勝在有ICAC”

香港, 勝在有ICAC”, 这句连中国大陆,甚至是大马华人社会都耳熟能详的广告语,在香港早已街知巷闻。香港廉政公署是于 1974215日成立的,它独立于香港政府的架构,在英国殖民地其间,廉政专员是直接向香港总督负责,香港回归中国后,则是向行政长官负责。

香港廉政公署成立后4年左右的时间,香港警队内的贪污集团被彻底瓦解。有关政府人员的贪污举报比例逐年下降,由1974年的9成减至近年只占整体举报的3成。时至今日,香港公务员队伍更以廉洁和效率而著称

马来西亚反贪污局成立1967,比香港廉政公署早了7年多。如果我们的效率是香港一般,香港廉政公署在4年里办到的,我们应该早在1971年完成任务,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任务。

如果大家还记得,2010年有篇新闻,对于马来西亚人民对反贪污委员会缺乏信心,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布卡欣辩称,香港廉政公署成立迄今只有37年历史,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则只成立一年半个月。对自己成立的时间都搞不清,如何去应付那些贪官?

过去数月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养牛案”中,反贪污委员会起初表明此案应由警方处理,因为没有证据显示贪污成分。然而,在20111223日,反贪会出现大转折,宣布设立调查组

我想,就算我们不提赵明福案件,从“养牛案”这短短之间的大转折,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布卡欣就应该看出为什么民众对反贪污委员会缺乏信心。一件涉及马币2亿5000万元公款的案件,当初怎会如此敷衍了事?

网友们,是时候让马来西亚改朝换代了,只有政党轮替,行政才能独立,只有行政独立,才有监督能力。如果我们继续让巫统执政,别说韩国的经济超越我们、别说香港的反贪污超越我们,总有一天,连印尼的经济和反贪污都超越我们!

2011年12月19日星期一

一个政党假如不靠人民捐献来竞选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于20111218披露308大选迄今,马华的新党员人数高达35000人,平均每年新增超过1万人;退党人数只是区区的900蔡细历也说:“加入马华的高达35000多位,而且多是年轻人。”

年轻人?马华怎么突然间有了那么多年轻党员?

在此之前,蔡细历就曾经首开先河﹐由马华支部派发金钱给全国各地符合资格的马华党员。凡年龄超过60岁的马华党员﹐将领取100令吉﹔而有新生儿的马华党员﹐将领取200令吉。

不知这些年轻人是否符合资格?左问右问,身旁的年轻人就是没有一位马华的新党员,莫非有人加入了却不敢让人知道自己的党员身份?

英文有句谚语说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意思就是说凡事必有其动机,马华派钱的目的,相信大家都猜得到。话说回来,如果我们问下自己:

  • 这世界上,有哪个政党会公开发放金钱给党员?
  • 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政党党员是注重政治理念、政策落实呢,还是关注会长会否宣布发放红包?
针对各界的炮轰,马华当然可以说,槟州民联政府首开先河大阵仗派发乐龄选民100令吉回馈金,接着则是选民的200令吉宝贝计划,马华派钱给党员,何错之有?

其实呀,槟州民联政府派钱时,无论你是马华或民政,身份证一出,钱照拿,民联政府可否干涉?民脂民膏,发放给人民,那是理所当然。

马华呢?有人在网上为马华辩护,马华属下投资机构投资有方,尤其是英文星报的投资,每年带来几千万的红利,赚了一点钱分给老党员,何错之有?

有没有错?那得看我们是以马来西亚井底之蛙的角度来看呢,还是以国际惯例来看。东欧的东德、波兰、匈牙利等国家转型之后,对于前执政党党产的追讨立即展开。多数国家都是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统计极权时期的执政党资产,并还之于民。

知道马华早期和中国国民党的渊源,我们就难免要看看台湾。196061日,由雷震主编的《自由中国》杂志曾经撰文,“如果国民党硬把国库当作党库,乃至把国家当作一党私产,就是自绝于人民”。40年后,国民党果然断送江山。民进党执政后就成立“国民党不当党产专案小组”,并拟定《政党及其附属组织不当取得财产清查及处理条例》送入国会审议。当然,多年来,问题还是没解决,党产问题依然是国民党沉重的包袱。

台湾知名的评论家南方朔就曾经说过:“一个政党假如不靠人民捐献来竞选,那和公司有什么区别?这句话真的是一针见血!

2011年12月9日星期五

历史已经证明上一代选错了!

根据报道,巫统主席纳吉呼吁全民体味国阵骨干政党巫统的历史斗争,以期这个领导国家的政府能继续受到珍惜。纳吉说,当人们追溯历史之际,则会意识到巫统过去至今有多大的存在价值

其实呀,我建议纳吉去BFM 89.9 收听一段Podcasts,针对马来西亚的经济转型,韩裔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教授张夏准(Ha-Joon Chang)提出了他的看法。

如果纳吉太忙的话,就收听最后5分钟,张夏准教授说,30年前,马来西亚的人均GDP是韩国的3倍。今天,韩国的人均GDP是马来西亚的3倍!你说,一个头脑清醒的人,会不会意识到巫统的存在其实是对这个国家造成一种伤害?

巫统要捍卫的,真的是马来人的权益吗?30年里,韩国人从输我们3倍到赢我们3倍,巫统和它的走狗在捍卫什么?马来人的权益吗?根据巫统所说,马来人还是落后,还是需要“土著议程”(Bumiputra Agenda)、“扶弱政策”(Affirmative Action)、等等来扶持。

可是,莎丽扎家族的“养牛”计划就能让大家看清楚,巫统要捍卫的只是自己党内朋党的权益。

而另一个最佳例子,就是那个扶不起的阿斗:普腾(Proton)!最近,国库控股(Khazanah)又要出让普腾的股份了,这回森那美汽车、纳莎集团和现代-成功,都表明没有兴趣与普腾合作,只有多元重工业(DRB Hicom)对于与普腾的合作有些兴趣。可是,在这全球化的世界里,瑞典的富豪(Volvo)和紳寶(Saab)很早就变成了福特和通用汽車公司的资产,现在富豪(Volvo)却变成了中国人的公司,一间像普腾这种只凭保护政策生存的公司,我们需要吗?政府要保护的,恐怕是普腾的供应商!

如果我们再给国阵继续执政的机会,那么我们所做的,就是对不起下一代子孙。我们看看今天,韩国的三星智慧手机已经能够对美国苹果iPhone造成威胁,2020年后,我们的子孙可能会听到这样的报道,60年前,马来西亚的人均GDP是韩国的3倍,60年后,韩国的人均GDP是马来西亚的30倍!你说,你还要不要巫统和它的走狗继续执政?

2011年12月4日星期日

沉默是金,还是意味着同意?

在全国大选逼近之时,2011年的巫统党员大会当然少不了种族主义的言论。

最先开火的就是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他发表了题为《以民族生存为先:一场圣战》的演词时,抨击民主行动党反马来人、反回教、等等。这些话,对于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这根本就是毫无根据的抹黑,可是,平面媒体今年可“自律”了,当网络媒体刊登慕尤丁这些煽动性的演讲时,那些自称“情义至上”的报纸,就选择性漂白,美化了种族主义言论

巫统主席纳吉于2011123日在党大会上总结时,又再大打种族与宗教牌,警告全体巫统党员务必要团结备战,否则一旦巫统在大选败阵,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捍卫马来人、伊斯兰教与马来王室的权益。

巫统领袖年复一年的种族主义言论,真得叫他们身旁那些在捡面包屑的怨妇情以何堪?怨妇一个个不敢开口抨击巫统的种族主义言论,说得好听些,中文有句话叫“沉默是金”,可是说得难听呢,英文则把沉默意味着同意(Silence means consent)。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回应说,他从不害怕与民主行动党辩论伊斯兰刑法课题,我想,他当然不怕和民主行动党辩论,只是我很好奇,蔡细历敢不敢和慕尤丁辩论关于国阵是不是由巫统说了算?国阵是不是只在捍卫马来人和伊斯兰教的权益?